梅倫x布勞

※ 笨蛋悶騷瓜注意

※ ……設定於蜜瓜如果在我家的話(噴哭(<蛋蛋哀傷

大小姐自重。

 

──


  第十三次。

  祖母綠色的漂亮眼眸淡淡地看著那抹紫色的背影,他在心裡默念著不明的數字,那是他自從和布勞被列在同一組隊伍後的小小觀察,時常看見對方因為心不在焉而被敵方攻擊了至少五個傷口以上,梅倫又轉過頭看了下在自己身後的路德,瞥見對方那一副對於布勞的狀況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不禁覺得自己好像太在意些什麼。

  是因為對方年紀小想多照顧,還是因為同是隊友而多關心呢?

  「梅倫,不要看我,該換你上場了,布勞又受傷了。」發現了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夥伴,路德連對上眼也沒有,只是淡淡地拋了一句,句中隱隱地透露出『我現在還不想上場,還是你去吧。』的意味不淺,路德雖然有了動作,但只是上前扶了布勞一把,又輕輕的推了推梅倫。

  「真是過份啊,路德。」看著還扶著布勞的路德,梅倫不禁苦笑了一下,將視線收回而放在對面那已經殘血的敵方,他的眼神有些的銳利,唇角輕微上揚。

  「結束時間到囉。」


──Lowball


 

  拆下了上頭沾著些許髒污和微量血跡的白手套,梅倫不禁輕蹙起眉宇,將已經不會再使用的那雙手套丟進房間的垃圾桶中,他看著那雙已經被丟置於筒子底部的手套,他不禁開始發愣了起來。

  布勞他還好嗎?

  對於起了這個疑問的自己感到不解,他從以前到現在向來不怎麼愛理閒雜事,總覺得自己投注在布勞身上的關心太過於多了,但是卻怎麼樣也無法像路德那樣的放任。雖然這樣想著,他還是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經過大廳的途中遇見了正在更換花瓶中的花朵的路德,看著對方細心的擺弄著花瓣的樣子他並沒有刻意去打擾他,也只是放輕了腳步聲的從路德背後走過。

  「要去找布勞嗎?梅倫。」對於突然響起的嗓音梅倫並沒有立刻停下腳步,反倒是將步伐漸漸的放慢至停下,「是啊,只是覺得他最近的狀況有點不好,長期這樣下來,會連累我們吧?」雖然已經面對著路德,但是梅倫的眼神卻有些的漂移,佯裝自然的樣子使見狀的路德輕笑。

  這傢伙只要不是說真心話時總是這個樣子。

  「原來你也這麼覺得呀,不知道是不是不習慣呢?」

  「也是有這個可能性呢,聖女之子他貌似還沒察覺,總之先跟布勞溝通看看吧。」梅倫的視線飄向離大廳不遠的那間聖女之子的休息室,輕輕的說出自己篤定的事情,步伐漸漸開始有了微小的動作,明顯的示意著自己想先暫停這個話題。

  路德點了點頭後梅倫向他揮了個手便轉身的離開,看著梅倫的背影後他將視線收回放在眼前那束剛剛自己還沒有整理好的花束上。

  「那傢伙明明不喜歡管別人閒事的。」

 

  「布勞,我是梅倫,我能進去嗎?」輕輕的敲了那厚實的木質門板,他輕聲的尋問了一下,眨了幾下眼而看著門板等候對方的回應。得到回答的速度並不慢,但是也沒有快到哪裡去,聽了對方的聲音像是有些慌張,他不禁好奇起了布勞在裡頭做什麼。

  「不好意思,請進。」拉開了門扉,迎來的依舊是那抹慣性常駐在布勞臉龐上的微笑,踏進裡頭後梅倫第一眼看見的是放在床上那箱沒有收好的醫療藥箱,他淡淡地看著那物品,發現此狀的布勞連忙上前將他收起。

  「剛剛在擦傷口,只是有些的不拿手呢。」拿起了繃帶要收起,他苦笑著,正想抬頭詢問對方來到這裡的用意時,梅倫就止住了自己正要收起繃帶的動作。

  「我來幫你吧,雖然也並不是很拿手。」語畢他便執起布勞的手,將他的西裝袖口往上拉,解開了襯衫的袖口釦子,入目的是一痕痕深淺的傷口,他不禁瞇起了眼,「我說啊,你最近戰鬥老是很不專心呢。」拿起了藥物,輕輕的塗抹在布勞那有點發紫的傷口上,看樣子是有沾到毒藥,梅倫的手指溫度並不高,與藥物一起觸在傷口上的瞬間布勞不禁顫了一下。

  「不好意思,帶給你們困擾了。」語氣中帶著歉意,他斂著眼,並沒有直視著梅倫,靜靜的看著對方替自己塗拭著傷口。梅倫並沒有回話,只是拿起了一旁的繃帶,將它拉長了看了一下,便開始在布勞的傷口上纏繞起來。

  他的手法十分的笨拙,纏了幾圈之後又像是不對的又拆了一點,隨後再纏上。不知不覺的,布勞覺得自己的手臂有些沉,他不禁開口:「那個、梅倫,繃帶會不會太多……」梅倫聞言便停下了還在動作的手,看了看那少說有十幾圈的繃帶,他又靜靜的往回拆了幾圈。

  他知道自己太在意布勞的傷口。

  良久,梅倫在最後打了個結,雖然是個完成的動作,但是他的表情卻有些的微皺,布勞看著手上那纏繞手法相當雜亂的包紮,他輕笑。

  「梅倫,謝謝你。」

 

  「大小姐,請不要這樣,這是不好的行為。」看著正將耳朵貼在布勞房間門板上頭的金髮人偶,路德微笑的勸告著,並蹲下身子好讓視線與人偶容易對上,看見路德的動作,人偶也就離開了門板,但是他卻輕輕的開口:「梅倫最近是不是很關心布勞呢?」

  聞言後路德遲疑的思考了一下,「好像真的有這回事呢,他以前不是這樣的。」淡淡地看著門板,語氣彷彿有些感嘆,路德沒再開口,只是將又再次把耳朵貼上門板的人偶拉開。

  「到底是為什麼呢?路德。」

  「我也想知道呢。」

 

 

Fin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玖蒔 的頭像
玖蒔

「喜歡你的那道程式,你是解不開的。」

玖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