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瓶邪

※ 久違的一次就來崩壞哥吧(被斬

※ 跟風式創作(???)唉呦這梗果然要用畫的才有萌度吧XDDD(噴笑)

 

來源:

http://i.imgur.com/cxQifKN.jpg

 

──

  「怎麼當上老闆的。」雙手握上了那垂掛在吳邪頸上的灰白相間的領帶,張起靈淡淡地吐了句,那雙淡漠的眼並沒有對上吳邪,只是專注的盯著握在手上的領帶。聞言的吳邪有些楞著,神情微妙的複雜,他輕輕的蹙起了眉。

  他娘的政府有規定老闆一定要會打領帶嗎?況且小爺我會打啊!

  吳邪並沒有脫口而出,反而有些僥倖的想見識看看眼前那被稱為生活九級殘障的仁兄會如何幫他繫領帶,想法當起沒多久,他就感覺到脖頸被領帶用力的扯了一下,他不禁低嘶了聲,語氣明顯的有些怒氣:「可不可以別那麼粗暴啊,張起靈。」

  依舊沒有對上吳邪的視線,張起靈只是低語的說了聲,「過來一點。」後便開始默默的纏繞起吳邪頸上的那條領帶,一時閒下來的吳邪並沒有低下頭看著張起靈的動作,對於那對脖頸不怎麼好的運動他不怎麼感興趣,只是將目光放在一旁正在處理貨物的王盟。

  明顯的感覺到頸上那條領帶有被打了結又鬆開好幾次的趨勢,他不禁失笑,「別了吧,我自己來就好。」正笑著想拆開那條領帶時,他的雙頰霎地被張起靈那略大的手給覆住,不到下一秒,就看見了在眼前放大好幾倍的臉龐。

  「吳邪,你好辛苦。」語氣與平時一樣的冰冷無溫,與即將附上的那雙唇大有不同,張起靈捧著吳邪的雙頰,直邁的吻了下去,對於這來的莫名其妙的突發,使他的腦子瞬間有些的混亂。

  拋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與一個吻,張起靈沒有在多說就往後頭的房間走了進去,當下吳邪還有些發愣的看了看王盟,沒想到那伙計只是稍稍黑著臉躲到店舖角落避光去了。

  漸漸的撫上頸上的領帶,打算將張起靈方才貌似打亂了放棄的作品給拆掉,沒想到一摸之下才發現不對勁。

  「他娘的張起靈你給小爺我打什麼中國結啊!」

 

──

嗚今天星期五沒有溫拔拔能看有點寂寞(夠了喔

能用領帶打中國結的強者大概就只有小哥了吧 (造謠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玖蒔 的頭像
玖蒔

「喜歡你的那道程式,你是解不開的。」

玖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