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尾和成x綠間真太郎 

※ 小真生日快樂!!!!!!!!!!!!!

和哥別欺負八百度近視呀

 

──

 

 

  「說到底小真你沒有眼鏡的話果然是不行的吶,不過眼鏡怎麼會壞掉呢?今天可不是個無敵幸運日嗎?」長袖袖口有些遮了半個手掌,高尾用那雙手牽住了綠間,眼神迷茫的對方只能靠著掌心傳遞的溫度與不斷在自己手腕旁的布料摩擦感辨識高尾是否還正就任著自己『一天的眼睛』。

 

  已經成了慣性動作,即是鼻樑上已經沒配戴了眼鏡,綠間還是以中指推了下鼻樑,發現並沒有牴觸到該碰到的物體時,他不禁有些羞窘,連忙的別了頭佯裝沒事,「一定是我今天的幸運物品質不夠好才會造成這樣的災難,高尾,帶我去尋找更優質的幸運物。」拿出了口袋的奇異筆,他有些失焦的看著。

 

  聞言的高尾望著綠間,他不語的眨了幾下眼,隨後便轉過頭去繼續牽著綠間走在喧囂的商店街,他不時的要向不小心被綠間踩到的路人道歉,同時又要拉好王牌大人別讓行走匆忙的路人撞著。

 

  「不過說到底還是先該把眼鏡修好吧……啊!七夕祈願樹!要看看嗎?小真?」

 

  「……我看不到。」

 

張望著四處,原先的目標本是尋找眼鏡行,瞥見了遠比那還要更吸引人的事物,高尾那墨藍色的眸閃爍了下,無視了對方那微弱的抗議,他牽著綠間到了在廣場旁的碩大七夕竹旁。

 

像是見了糖的小孩,高尾迅速的從竹樹旁的小筒子中抽了兩張彩色紙條,遞給了綠間後他只是瞇著眼盯著手上的紙條不語,隨後便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了自己認為已經不太優的幸運物,找了有空位的桌子上打算開始書寫,只是打開筆蓋後他發現了瓶頸。

 

「……高尾,幫我寫。」將紙條推到高尾旁,對方聞言只是錯愕了一下,但也是咬開了筆蓋,「是可以,只是總覺得願望效果會減半哦,小真你要寫什麼?」抬首望著對方等候著回覆。綠間輕輕皺了下眉宇後淡道:「……希望球隊大家能夠和平相處,然後高尾再盡人事一點。」

 

「這樣可不行哦小真,願望只能有一個。」他伸出了食指在綠間眼前晃了晃,「刪去法,留下一個願望吧。」再度埋首準備執筆時,綠間也似乎沒有多少猶豫。

 

「那麼就球隊和平相處吧。」

 

「耶?不是留下和我相關的願望嗎?有點難過呢。」噘起了嘴嘟嚷,但是同時在紙條上書寫的動作卻開始了起來。在寫下了句點那時,高尾再度抬首提問著:「那麼要寫名字嗎?應該不需要吧,還是小真要自己簽?」高尾這番話是無心之論,但傳入現在的綠間耳裡總覺得十分刺耳,他使了個不悅的神情,見狀高尾卻是向隨著綠間那擲錯眼神而無故遭到兇惡攻擊的男孩無聲道歉著。

 

將綠間的祈願條綁上細繩,隨後遞給了綠間,「也是有些步驟要自己來呢。」故作慎重地遞給綠間,他笑了下後推了綠間到七夕竹下方,隨後高尾便轉過身子開始書寫自己的祈願卡。綠間依舊是瞇著眼執行著動作,在他將祈願卡綁在竹枝上的時間,高尾已經到了他身後。

 

「小真還沒好啊?」

 

「……吵死了。」他邊輕叱著,手的動作也恰好地完成了打結的步驟。

 

見狀高尾輕笑,「真厲害呢。」語畢他也取了條細繩,一端綁在一起的祈願卡上,另一端則綁在距離綠間的祈願卡有點距離的竹枝上。

 

「你寫了什麼?」帶了點好奇心,綠間又再度瞇起了眼打算一探究竟,此時卻被高尾的笑聲打斷,「小真你看得到的話可以試試看。」不等綠間隨後可能會響起的惡言,他執起了對方的手離開七夕竹,他笑著望向自己的祈願卡。

 

 

『如果小真能看到的話,我想讓他知道……我喜歡他呢。』

 

 

「走啦,修眼鏡吧。」

 

「不行,必須先找到更好的幸運物才行。」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玖蒔 的頭像
玖蒔

「喜歡你的那道程式,你是解不開的。」

玖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